top <span>爆资</span>

人死后为何要停放3天?原来不是迷信,是有依据的!

小时候我家很穷,我爸妈为了挣钱养家去了很远的地方打工。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我爸妈在远方做什么,而他们也不会告诉家里,只是每个月都往家里面打钱。

而且他们打回来的钱也一个月比一个月多,开始是五千,一万,到后来五万,十万。

而我家也渐渐过的越来越富裕。

但就在我读初三的时候,家里面突然来了几个警察。

他们告诉我外公外婆说我爸妈在边境贩卖毒品被抓。也是这时,我们才知道原来我爸妈并不是在外面打工,而是在做非.法的事情。

我爸妈被当地法院判处了无期徒刑,他们也被留在了当地监狱服刑。而他们之前每个月往家里面打回来的钱也被来我家的警察全部收缴,说这是通过非法途径所得需要全部上交。

从那次以后,我家又过上了以前的那种苦日子。而我爸妈贩毒被抓的事也很快传遍了整个乡镇。

我也成为了整个学校师生的嘲笑对象。

他们谁都不愿意跟我接近,就因为我是毒贩的儿子。

而我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点点,说我父母是毒贩,我们家是毒.窝,而我是小毒贩。

这让我很久都抬不起头来。也可能是我幼小心灵被他们冷血伤害的原因,我性格慢慢变得很内向,不愿意说话,不愿意交流,走到那里都是低着头走路,很是自卑。

由于我家又一贫如洗,外公外婆承担不起我的学费,我本该九年义务教育读完就要去社会上打工的。但在初三暑假,我爸妈以前经常往家里打钱的那张卡里面竟然突然多了四千块钱。

而这四千刚好够我上高一的学费和第一个月的生活费。

我外公外婆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们根本就不懂怎么去银行查询这笔钱。而那时我也小,也不懂这些。在加上乡的街坊邻居都不帮我们,这笔钱最后就成了一个迷。

我外公外婆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把这笔钱拿给我去上高中。

就这样,我顺利的上了高一。

而且那张卡里面每个月都会有一千块钱打过来,而且每学期交学费的时候卡里面还会多上三千块钱,不知道是谁在帮我,也更不知道这笔笔钱的来源。

之后我努力考上了大学,由于学费的增加,每次交学费的时候卡里面的钱又比之前我读高中的时候多上几千。

读大学我来到了新城市,新地方,我也喜欢上了班上的一个女生——周晴。

她长的正如她名字一样非常的漂亮,我无数次在睡梦中梦到她。

但由于她是我们班的班花,长相好,有气质,身边拥着她的男生也多。而我却来自农村,是个穷人家庭的孩子,再加上我性格很自卑,我跟她之间有些极度鲜明的对比。我每天只能通过写日记来表达自己对她的情愫。

但有一次我将日记忘在了教室里面,还被我的一个室友捡到了。他不仅看了我的日记,还将我爸妈是毒贩和我喜欢周晴的事传了出去。

没过多久我的事就传遍了全班,自然也被周晴知道了。

从那次以后,我又回到了初高中时的生活,走到那里都有人说我是毒贩的儿子,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在寝室,我几个室友都不愿意搭理我,他们都看不起我,说我读书的钱跟生活费都是我爸妈贩毒赚的绝种钱,还说我用这些钱以后肯定要断子绝孙的。

在班上,所有的同学也都因为我爸妈贩毒被抓坐牢的事而看不起我,都不愿意跟我接近。就好像我是什么罪不可恕的人一样,每天都要面对他们的冷嘲热讽,鄙视打击。

我哭过,挣扎过,懦弱过。我不知道人为什么会这么坏,贩毒的是我爸妈,又不是我,为什么他们会紧紧抓住这件事不放,时时刻刻都要羞辱我。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宽容的对待我,平等对待跟他们同班的同学。

对我来说,整个大学生活都是灰色的,因为我受了四年的嘲讽跟歧视。

而我暗恋了整整四年的女神,在那次以后就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甚至都没有正眼看过我。

但我没想到这所有的一切会在我大学毕业那天改变。

因为那天,这么多年给我打钱的那个人出现了。

他当时站在一辆黑色奔驰车前面,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戴着一个很大很酷的黑色墨镜。

他让我叫他二叔,并接我上车。

也是在车上听二叔说完一切,我才明白这所有的事。

二叔是我爸在边境贩毒时的一个结拜兄弟。他说我爸在边境贩毒那几年混的非常的好,生意也做得很大。

但木秀于林,风必催之。

当时他们中混进了一个警察的卧底,而由于那个卧底告密,他们在一次很重要的交易中失手了。

而当时我父亲为了保住二叔,他将二叔藏在一个粪坑里面,然后自己出去向警察自了首。

而我父亲在临走前也拜托了二叔一件事,那就是从边境回来保我一生平安。

二叔躲过风头,带着我父亲藏起来的钱就从边境回到了蓉城开始创业。

由于前几年风声紧,二叔不敢亲自来找我,所以他每个月都往卡里面打钱,供我读书生活。

而且经过他这么几年的打拼,二叔现在也算很有成就。他是奇峰股份有限公司的老板,身价几千万。

但有件事让我没想到,那就是奇峰股份有限公司60%的股份在我名下。

也就是说我是奇峰真正的老板!

不过当时我还是很为难的跟二叔说过我什么都不会,让我来管理公司,那奇峰肯定迟早会倒闭。

二叔笑着说这是他对我父亲的承诺,而且管理方面有他,而我只用做幕后的大老板。平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这么紧张。

之后他还帮我买了车买了房。

不过平时我也就在公司里面打打下手,帮二叔开开车什么的,因为我确实不懂房地产,对房地产也没多大的兴趣。

有一次我出公司要办理一点事,刚走出公司大门就看见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人往奇峰公司大门这边走来。

周晴。

没想到过了快三年了,我会在这里再次见到她。

她现在比以前成熟了许多,没有了以前的学生气,一身红色长裙下露着一双大白长腿的她比以前多了几分妩媚动人。

三年,她的确变了许多。而我似乎变了更多。

物是人非,昔日佳人再相遇,已是匆匆路人……

我本来想招呼她一声的,可见她似乎在专心想些什么事,我也没好打扰她。

可当我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她却突然盯着我看了看。

我对她报以回笑。

…………”她似乎把我名字都忘记了,不知道怎么叫我后就换了个称呼笑着说道,老同学。

好久不见。我微笑着对她应了一下。

她点头微笑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们班长曹振华这个月22号结婚的事你知道吧?地点在华阳饭店,我已经通知了一些以前的同学了,到时候我们老同学都好好聚聚啊。

我心里面苦笑了一下,心想这事我还真不知道,他都没通知我。

好,我记住了。对了,你来奇峰要办事啊?我对她问道。

她扬了扬手里面的项目表有些无奈的说,我们公司想跟奇峰谈一笔业务,现在这个业务由我负责。对了,你在奇峰上班?

我点了一下头算是承认。

她立马有些兴奋的望着我说,你在奇峰做什么工作啊?可以帮我一下引荐一下你们老板嘛?我为了这次业务都快要愁死了,来了几次了我连你们老板人都见不到。

我是我们老板的司机,专门给他开车的。我一会儿要过来接他回家,需要我帮你引荐嘛?我问道。

我开车跟二叔一起上下班,说是他的司机也不为过。而且一会儿就要下班了,二叔也要跟我回去吃饭,帮她引荐一下也没什么,毕竟我们之前是四年大学同学。

司机啊……”她一听我是司机期待的眼眸当即暗淡了下去。

不用了,还是我自己去找你们老板谈吧,我们下次有空聊。她急忙对我说完就有些失望的踏着高跟鞋朝奇峰大门里面进去。

望着她背影,我伸手摸了摸鼻子,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苦笑。

刚才我想着她是我大学四年的同学,所以想帮她一下。而且如果由我给二叔提她這個业务,虽不说最后一定成功,但二叔肯定会看在我的面子上多考虑一下這個业务,那成功的几率最后也要大上许多。

现在是她自己放弃了這個大好的机会。我估计她进去也見不到二叔,毕竟二叔在公司可不是谁想見就能見到的。

更别说她這种跑业务的了。

不过我也没有生氣,毕竟人都是现实的,有价值才能得到别人的熱情。没价值,那只是一個不相识的路人,這就是现实的社会关系。

我開車回家取了资料就来公司接二叔回家吃饭。

在車上我向二叔問了一句周晴谈的那個业务的事,想知道二叔到底見她没有。

怎麽?你认识她?二叔坐在副驾驶上对我問道。

我開着車点了点头说,算是以前的一個同学吧。

那個女孩也够执着的,穿着高跟鞋在办公室外面站着等了我四個小時。不过她的那個业务我们奇峰不做,虽然数额不大,但亏损的风险挺大的。他们公司知道我们奇峰不会做,所以才派這样没经验的小丫头过来再试试。二叔笑着说道。

我点了点头,也没有继续問下去。毕竟我可是给了她机会的,是她自己不珍惜。而且我也不想奇峰亏钱。

小龙,你告诉叔你是不是喜欢她啊?如果是的话那叔就答应她做這单业务。二叔对我問道。

我望着二叔笑着说就是普通的同学,不用帮她什麽的。

回到家,我找出了以前我在大学時写的那本日記,里面还清楚的写有当初我对周晴的愛意。這本日記我并没有扔,因爲我一直想送给周晴来着,可一直也没有找到机会,或许這次可以借曹振华结婚的机会把這本日記给她以此来了却我多年的心愿。

時间一天天的过,很快就到了22号班长曹振华结婚的日子。

其实他结婚我是可以不去的,毕竟他都没有通知我。但周晴告诉了我這件事,我明知道又不去那不合适,而且我也想将日記送给她。

临近中午的時候我就開着車去了华阳饭店。在一個公交站台我又遇到了一個当初的同学。

她叫陶嫣嫣,家里面也不富裕。在她高中的時候她爸因爲过失杀人而被判了刑,或许因爲她跟我的经历有些相似,所以她是以前班上唯一愿意跟我说话的人,我们关系也不错。

我将車停在她面前,然后打開車窗对她说道,老同学,上車啊。

她盯着我看了看,愣了一下才惊讶的对我说,张龙?你也去参加曹振华的婚礼?

我淡淡笑着对她点了点头,她帶着疑惑跟惊讶的表情坐上了車。

她坐在副驾驶上望着周围看了看,然后惊讶说,张龙你挣大钱了啊?都開上這麽好的車了。

我将車開出去,转头对她说道,没有,我现在是一個公司老板的司机。他知道我今天去参加同学婚礼就将車借给了我。

陶嫣嫣盯着我看了看,然后叹了一口氣说,张龙你也变了,開始变得虚伪了。

额,她以爲我是故意借老板的奔驰車去老同学面前裝比。

我想解释说這辆車是我自己的,但我刚才又说了我是司机,如果继续那样说那她肯定更不会相信,更覺得我在裝比。

我立馬转移话题,聊起了她的现状,問她现在正在做什麽工作。

她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说刚被公司炒了鱿鱼,正准备找新工作呢。

对此我只是安慰了她两句,并没有说让她来奇峰上班之类的话。我的确可以帮她,让她可以在奇峰有個很好的工作岗位。但我不会這样做,因爲我从不覺得我现在高人一等可以安排别人的生活。

在华阳饭店附近找了一個停車场将車停下,然后准备跟陶嫣嫣朝酒店走过去。

她問我爲什麽不直接開过去?

我笑着说因爲我怕那些老同学都跟你一样覺得我借車来裝比啊。

陶嫣嫣嘟了嘟嘴。刚到华阳饭店门口我就看見了许多以前的老同学。

而他们此時正围着一個人。

這個人我一直都没有忘記,因爲他正是我的室友——吴云峰,一個有钱自以爲是的富二代。

当初拿我日記去班上念的人就是他,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人也是他。

当初我恨死了他,不过我现在見到他……

不过我现在見到他心里面却挺平静的,或许是因爲长大了,我对那些事也不在乎了。

云峰,這辆牧馬人是你的啊,得值几十万吧?

一群老同学全围着吴云峰,望着他開来的車都羡慕说道。

不多,這車全部弄下来也才六十多万。不过開起来挺舒服的,也还可以。吴云峰享受着那种被所有人簇拥的高高在上感覺,一副裝比.样子说道。

哇,云峰你们家可真有钱,几十万的車都愿意给你买。周围围着的同学都發出了羡慕嫉妒恨的声音。

這有什麽,只要我想要,一百多万的奔驰我爸都可以给我买。他又裝比的说道。

我无奈的望着這一切,跟着陶嫣嫣就朝那边走了过去。

对了,云峰,我听说你爸的公司正在招会计。你看我们关系這麽好,要不你给你爸说说,让我去呗。一個女生故意挺起胸前的硕大饱满,一副娇媚的样子对他说道,胸前的硕大还有意无意在他手肘上摩擦。

我也想去,云峰,我们都是老同学,你就帮帮我们呗。又一個女生说道。

她们這一開口,周围许多还没有找到工作的人都急忙求吴云峰。

弄两三個人进我爸公司肯定是没有問题的,就是我一句话的事。不过你们這麽多人要进去,那我也没有办法啊,毕竟我爸公司就只招几個职位。他说完,转头就立馬看見了走过来的我跟陶嫣嫣,然后笑着说道,喲,這不是毒贩的儿子跟杀人犯的女儿嘛?你们两個人竟然走到一起了,还真是般配啊!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分享到:

你的反应是?

<
>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